85岁屠呦呦穿着紫衣去领诺奖

2018-06-08 14:02

?屠呦呦在瑞典住什么酒店?最令范主感动的是…

85岁屠呦呦穿着紫衣去领诺奖,优雅了整个世界!范主相信今天,受人尊敬的药学家、85岁高龄的屠呦呦女士一定刷了你的朋友圈。

?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。得了诺奖,依然很低调~

什么是尊重,什么是绅士?范主要为他手动点zan~

今年诺奖晚宴的菜单,前餐是比目鱼、扇贝配海草,黄奶油和鱼卵。

范主要放个小细节,真心感人:屠呦呦在做报告的时候,由于麦克风的线比较短,主持人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传染病学jan andersson教授单膝跪地,一手扶着她,一手为她扶着话筒,整整半个多小时,保持这一个姿势,直到演讲完毕…

?前面写了一大堆,范主知道你们最关心的还是晚宴~

设计师galo先生说:我希望这套服饰能带着东方祥瑞之气,并体现出屠呦呦教授带着对医学界和对世界的爱,来到诺贝尔。

在斯德哥尔摩的音乐厅,屠呦呦从瑞典国王古斯塔夫手中,接过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证书,这一刻已经可以载入史册。屠呦呦也成为中国首位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范畴奖项的女性。

屠嗷嗷夫妇当晚的着装都非常得体。屠教授身穿galo为她定制的中国风紫色丝质套装裙,颜色非常漂亮,特别提气。而老伴李廷钊则身着标准的white tie晚礼服,非常绅士和笔挺。此时此刻,范主只想说,还是看气质!虽然已经84岁高龄,但屠呦呦女士毫无疑问非常美。

现在,青蒿素挽救了亿万人的生命。当年,为了搞科研,屠呦呦也是蛮拼的。由于条件艰苦,在做临床实验的时候,她和2个同事决定亲自试用药物,然后再给病人服用,而自己得了中毒性肝炎…

围巾的紫色象征紫气东来;四角图案是黄花蒿的叶子,而黄花蒿正是屠教授研究的核心。

除了努力,范主从她坐飞机去瑞典领奖的“故事”可以看出,屠呦呦在日常生活中是非常低调又性格很强的人。登机时她低调地走普通通道“潇洒离去”,过安检、乘坐机场的小巴登机;让一群记者和领导在vip通道扑了个空。给人留下一种“武林高手就这么随性洒脱”的感觉。

“一个科研的成功不会很轻易,要做出艰苦的努力。我也没想到40多年后,青蒿素研究能被国际认可。”

不过屠呦呦出于健康原因,和丈夫及家人坐的是10号桌上,并没有上主桌。

虽然前段时间她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消息已经刷过一轮,不过昨天晚上才是真正的高潮——颁奖礼。

1901年首次诺贝尔奖晚宴就是在grand hotel 举行的,知道1929年晚宴规模扩大才改到斯德哥尔摩市政厅举行。

这一次,屠呦呦在瑞典下榻的宏大酒店(grand hotel ),位于斯德哥尔摩市中心,是当地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之一,和诺奖渊源颇深。

鞋子上有百叶造型,黑色的手包则装饰有黄花蒿元素。不过范主觉得最讲究的还是那枚紫罗兰宝石胸针:融合了凤凰的尾翼、蝙蝠的翅膀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以及黄花蒿元素,但最精妙的是胸针图案里,还融入了屠呦呦教授的英文简称t.y.y. 这是完全属于她的胸针。

?范主看看屠教授穿什么就好了,毕竟术业有专攻嘛~

诺奖的晚宴规格非常非常高(简直bigger than bigger),是有瑞典王室出席的正式晚宴场合。因此男士要求身着燕尾服、系白领结(即white tie),而女士要求身着长及脚面的长款晚礼服。

屠呦呦从国王手中得到的是一份有题词的证书、一枚带有诺贝尔头像和铭文的金质奖章、以及一张价值400万瑞典克朗(约300万人民币)的奖金支票。

然而拉远了看有些拥挤(毕竟要容纳上千人),中间最长的一溜是主桌。一般诺奖得主会与王室成员会坐在晚宴“主桌”(table of honour)上。

屠教授的服装和配饰,都来自瑞典著名的华裔设计师galo,整套服饰有很多典故和玄机,处处体现着屠呦呦毕生的研究心血。不仅如此,它们还有个东方又霸气的名字——「紫气东来」。

诺奖的传统流程是很长的,在正式领奖之前还有参观诺贝尔博物馆、发表讲座等等……

鉴于范主不了解学术界,为了对大家的心灵负责,范主决定放弃不靠谱的鸡汤,只谈风月~范主就围绕屠呦呦和颁奖礼带大家随便看看热闹吧(≧?≦)ゞ

这次的主角屠呦呦(yōu yōu)女士,可千万别把人家名字念错了。“呦呦”是她父亲起的名字,源自《诗经》中的诗句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……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……呦呦鹿鸣,食野之芩……”后来屠呦呦一头扎进青蒿素的研究,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奖,难道真的冥冥中自有天意?范主不知道(≧▽≦)/